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元宇宙:是“风口”还是“陷阱”?

  策划人语:

  近日,元宇宙忽然成为“炙手可热”的焦点。脸书公司更名、相关概念股暴涨、一大批企业纷纷宣布布局相关赛道……元宇宙到底是什么?有着怎样的发展前景?行业内外、街头巷尾,人们对其的讨论喋喋不休且愈演愈烈。业界虽未对这些基本问题达成一致意见,但可以肯定的是,元宇宙概念的提出、相关领域的技术进步,意味着虚实界限将会愈发模糊。在元宇宙相关概念“走红”的背后,体现着相应的技术支撑和社会生活变迁,也折射出数字革命的未来。更重要的是,不论虚拟现实、增强现实还是混合现实,人们清醒地认识到,元宇宙的落脚点仍须在现实世界,由此,其璀璨夺目的未来图景才能更好实现。

人们在脸书公司新标志牌前留影。 新华社发 李建国 摄

  近来,元宇宙成为热门话题。从人工智能计算公司英伟达宣布推出为元宇宙建立提供基础的模拟和协作平台,到日本社交平台GREE开展元宇宙业务,从字节跳动斥巨资收购VR创业公司Pico,到脸书公司(Facebook)宣布将在5年内转型至一家元宇宙公司并将公司名称改为Meta……元宇宙的迅速“蹿红”,不仅引得科技公司在元宇宙赛道上争相布局,各行各业对元宇宙的争论也喋喋不休。那么,各界人士热议的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它有着怎样的发展前景?

  一千个“哈姆雷特”

  准确来讲,元宇宙不是一个新概念,它更像是一个经典概念的重生。

  1992年,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在其小说《雪崩》中首次提出元宇宙(Metaverse)一概念并这样描述:“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这一表述与“Meta(超越)+verse(宇宙)”的合成概念实际相吻合,可理解为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却又超越现实世界的虚拟数字世界。

漫画《迎来元宇宙》 新华社发 徐骏作

  “在元宇宙中,你将可以完成几乎任何你能想象到的事情——与朋友和家人聚在一起,工作、学习、玩耍、购物、创造等,这是完全不同的体验”。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阐述元宇宙时如是表示。

  电影中的场景或许能更好帮助公众理解这一概念。2018年,电影《头号玩家》中所呈现的虚拟游戏宇宙“绿洲”,被不少人认为就是“元宇宙”的未来。在电影中,主角韦德在贫民窟的破旧车厢里,穿戴上VR设备之后,成了虚拟世界“绿洲”当中的另一个自己“帕西法尔”,并结识了很多朋友。在“绿洲”,玩家们可以去自己任何想去的地方;通过劳动和竞技可以挣钱;挨揍时,韦德在现实的肉身也会立刻感到疼痛……甚至,生活在“绿洲”里的人们逐渐形成了一套独特的价值理念与特征。

  此外,在一些大型的游戏中,也能看到元宇宙的雏形,比如《我的世界》。在这款游戏中,所有的物体、生物都是由一个个小方块构成的,甚至连太阳都是方形的。虽略显粗糙,但玩家却沉溺其中乐此不疲,他们可以用这些小方块“创造”出各种各样的东西:有人在《我的世界》中建造了城市;有人根据电路知识,从搭建与非门开始,制造出完整的计算机;甚至,玩家们可以被组织起来开展活动,譬如召开毕业典礼。

  2020年,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的毕业生们在《我的世界》这个游戏中根据校园风景实拍搭建了建筑,还原了校园内外的场景,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云毕业”。除了还原校园的基本风貌,花草树木和校猫也亮相其中。在“典礼”的进行过程中,校长还提醒同学们“不要在红毯上飞来飞去”,像极了《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中“霍格沃兹的毕业典礼”……

  有关元宇宙的例证虽比比皆是,但业界对于元宇宙的概念却尚未达成一致结论。例如,从技术视角看,有人认为元宇宙就是一个3D虚拟空间;从感知视角看,元宇宙亦被认为是神经元感知的延伸和具化;从经济视角看,元宇宙可看作是跨越实体和虚拟的新型数字经济形态;从认知视角看,元宇宙又是一种机器视角对现实世界的认识……但有一点几乎是公认的,元宇宙意味着虚拟与现实的界限将会日益模糊。

  “未来图景”还是“黄粱一梦”?

  抖音打造的虚拟博主柳夜熙以两条视频吸粉超过400万,游戏《堡垒之夜》与美国饶舌歌手Travis Scott跨界合作举办的虚拟演唱会吸引了超过1200万人同时在线参与……与之相应,元宇宙在市场上引发的“风波”也十分瞩目。

  有数据显示,自9月30日至11月15日,同花顺上元宇宙概念指数累计涨幅达46.18%,“领跑”500多个同花顺概念指数。与此同时,除相关科技公司,电信运营商也纷纷开始布局。11月11日,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举办揭牌仪式,宣告国内首家元宇宙行业协会正式成立;11月12日,在中国电信5G创新应用合作论坛上,中国电信旗下公司新国脉公布了元宇宙战略布局,启动2022年“盘古计划”。甚至,韩国首尔市政府在11月3日发布声明,宣布它将是第一个进入元宇宙的政府……

  不过,对于元宇宙的持续发酵,亦有不少反对声音。被誉为中国“第一位元宇宙架构师”的刘慈欣就公开表示,扎克伯格所设想的元宇宙不是未来,更不应该是未来。在刘慈欣看来,“人类的未来,要么是走向星际文明,要么就是常年沉迷在VR的虚拟世界中。如果人类在走向太空文明以前就实现了高度逼真的VR世界,这将是一场灾难。”

  前不久,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原主任李志民也表达了对“元宇宙”概念的谨慎态度。他认为,“任何产业或行业的重大改变,都是技术上逐步积累的结果,是有明显征兆的”,而这次的元宇宙概念,仿佛是被资本包装之后“突然蹦了出来”一样。

  总体来说,各界对于元宇宙的质疑主要集中于几个视角。一是认为元宇宙是一个伪命题。在当前元宇宙热潮翻涌的同时,有不少人认为元宇宙只不过是一场新的“割韭菜”资本骗局。二是对于元宇宙能否实现的质疑,主要观点是从目前的算力条件、网络技术和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现状来看,元宇宙基本场景的实现还有很远距离。三是认为元宇宙只是大企业的游戏,不具备均衡全面发展的可能性。四是元宇宙场景下,对反垄断和隐私保护制度搭建的怀疑。当然,也有不少人认为,上述问题的解决只是时间问题。

  多元的声音不一而足,但可以明确的是,虽然元宇宙似乎拥有广阔空间和多种可能,但截至目前,它还是一个尚未成型的新兴事物。

  现在与未来

  不可否认,元宇宙概念的走红,背后有着相应的技术支撑和社会生活因素。一方面,经过多年发展,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区块链、5G通讯、可穿戴设备等底层技术的应用日渐成熟;另一方面,因为疫情等原因,线上办公、线上课程逐渐普及,人们在虚拟空间的停留时间更长,线上生活所占的比例不断升高。于是,在一些具体的场景中,人们捕捉到元宇宙可能给生活带来的改变。

  虽有争议,但元宇宙的发展,也折射出数字革命的未来。这从元宇宙的基本特征中可见一斑。

  对于元宇宙的基本特征,业内基本已达成以下几点共识:沉浸式体验,低延迟和拟真感让用户具有身临其境的感官体验;虚拟化分身,现实世界的用户将在数字世界中拥有一个或多个ID身份;开放式创造,用户通过终端进入数字世界,可利用海量资源展开创造活动;强社交属性,现实社交关系链将在数字世界发生转移和重组;稳定化系统,具有安全、稳定、有序的经济运行系统。

  就像业内人士指出的,关于元宇宙的讨论仍会继续,“是镜花水月还是触摸得到的未来,是资本炒作还是新的赛道,是新瓶装旧酒还是科技新突破”,下结论前不妨“让子弹飞一会儿”。可以肯定的是,不论虚拟现实、增强现实还是混合现实,中心词均是“现实”。离开了现实支撑,终归只是海市蜃楼。

《头号玩家》海报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