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艺术大师毕加索

《卡恩维勒肖像》 毕加索

  巴勃罗·毕加索(1881-1973),是西方艺术革命中的风云人物和领袖。这不仅因为他打破了沿袭已成模式和条条框框的传统绘画造型法则,开创了震撼心灵与视觉效果的立体主义,更由于他像一个质地优良的大魔炉。新古典主义、超现实主义、象征主义、构成主义,任何流派与风格,他都能轻松自如、诙谐幽默地将其熔为一炉,在自己思想的火焰中,反复冶炼,而后化为一股股热力无穷、势不可挡的全新的艺术作品。

  许多年前,少年时代的我,在看到毕加索后期的作品时,竟不知天高地厚地口出狂言:这叫什么艺术?甚至产生了极为肤浅的偏激想法:包括绘画在内的一切艺术都可以不要那些基础,基础反而是绊脚石、拦路虎,会制约、阻碍个性的发展,才能的发挥。只要有天赋、激情、灵感,就可以成为毕加索似的艺术大师。时至今日,我才明白:没有基础,创新就成了无土之树,生命力是难以长久的;当然,离开了创新,艺术就成了一潭死水。

  毕加索进入青年时代后,与前卫派艺术家频频聚会于酒吧和咖啡馆。咖啡明晰和梳理着毕加索和他的同伴们的思想;酒点燃了艺术家们的血液和创作激情,焚毁了交际场上的一切虚假面具。这种富有激情、活力、智慧的环境,像磨刀石一样,磨快了毕加索思想的刀锋,使他能够切开纷繁复杂、变幻莫测的事物的表层,深入到事物的内里,去探索事物的本质,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不是在寻找,而是在发现。”发现一条前无古人,观照内心与外界的独特的艺术之路。也正是在酒吧与咖啡馆的环境中,毕加索接受了充满人道主义的色彩和象征主义的主题。他的每一幅作品,都以一种新的透视方法、新的观察和表现事物的方式,呈现在观众面前,令人惊喜和不安:毕加索要往哪里去?

  1907年,毕加索创作了《阿威农的少女》。这幅作品,标志着一种新艺术的诞生和西方艺术的一次伟大革命。这幅作品的题材,不外乎是当时很流行的浴女画,然而它的革命性在于:画家用淡棕色、粉红色等色彩和几何图形,在一块平面上再现立体的浴女图形,通过平面上的图形去立体、刻画、延伸到三维空间。这种全新的构图方式,摒弃了那种观赏者习惯了的、乐于接受的外在的可爱或美,而是通过最内在的生命力创造出美。

  从这幅画中,我们不难看出立体主义与其他画派的区别:立体主义重形体,印象派重质感,野兽派重色彩。1908年,野兽派代表马蒂斯在观看了毕加索与另一位立体派画家乔治·布拉克的联合画展后,惊呼:“这不过是一些立体方块呀!”立体主义由此得名。

  1907-1916年的10年间,毕加索把他“在自然中看到的圆柱体、球体、圆锥体”从造型上分割,以他内心独有的理解方式,运用到画布上或建筑形体里,从而创造出一个可以从上、下、左、右等多个视觉角度看到的立体空间,形成了立体主义独特的绘画语言。这期间的代表作有《卡恩维勒肖像》《三个乐师》《穿衬衫的女人》等。

  1937年4月,毕加索在巴黎听到德国轰炸机毁灭了格尔尼卡这座巴斯克人的城镇,出于义愤和使命,不到两个月,他就创作了《格尔尼卡》。

  《格尔尼卡》以黑、白、灰为主色调,画面是没有什么立体感的平面形象,以最轻微的暗示透视法展开了一个阴森恐怖的悲惨景象:4名惊恐万状妇女的躯体部位,一名妇女抱着下垂的婴儿尸体,一个倒在地上被杀害的士兵仍握着断剑,七零八落的尸体和一头凶恶的公牛的头,若明若暗的火焰,从窗中冲出一个举着灯的人,太阳里一个发光的电灯泡……一切都处于令人难忘的混乱和惊恐之中。

  毕加索这幅画诚实而又强烈地说出了“一种大众的耳朵听不懂的语言”。1940年,巴黎被德国法西斯占领时,他常把《格尔尼卡》拍成照片送给德国军官。对方问:“这是你做的吗?”他回答:“不,这是你们做的。”

  作为一个艺术革命者,巴勃罗·毕加索在多年的创作实践中,一直肩负着将观众领出几个世纪以来形成的两种视觉审美方式:即“窗户式”和理想的“古典美”。他明知很难却偏要为之地表现:“只有他能看到的真理以及那个世人并不承认其为世界的世界。”他做到了吗?其实中国有句古诗已经巧妙地回答了这一问题:“心有灵犀一点通。”

《格尔尼卡》 毕加索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