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中国数字文化管窥:细说“七八九十”

  从“一”到“十”,这十个汉字,无人不晓,无人不用。但“九”为何写成九?“十”又为何用作十?却是“百姓日用而不知”,其中蕴含着丰富的数字文化。在往期的文章中,我们已经陆续分别细读了“一二三”和“四五六”,最后要讨论的,就是“七八九十”这四个数字。

  数字“七”的哲学

  文字学家丁山认为,数字“七”来源于“切”字,这个见解比较可信。“七”,甲文和金文的写法都像“十”字(见图1),实际上它是物体上十字切口的象形字,字形构意表示用刀将物体切开或切断,实指意义表示数字“七”。后世为了区别于“十”,币文将其中的竖画改为向下弯曲,陶文又改成向右钩提,而石刻则在继承陶文写法的基础上将其隶化,于是就变成了现在的“七”。

  古人为什么要用“切”表数字“七”呢?主要是从刀的结构和用刀的特点而来。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人们接触最多的刀是切菜刀。从菜刀的结构而言,刀刃和刀把之比一般是七比三,即刀刃部分占刀体长度的七成,刀把占三成。从用刀特点而言,人们切菜时,并非是用刀刃的全部长度,而是要让出三成长度只用后面的七成刀刃推切。由于切的结果都与“七成刀刃”有关,于是表示切口的“七”就被转作了数字“七”。由此可见,古人用“切”表“七”是从生活体验而来。

 

  图1:“七”和“八”的演变

  “七”与“切”相通,还可从大写的“柒”体会出来。《字汇》:“柒,与桼同。”《说文》:“桼,木汁,可以漆物,象形,桼如水滴而下也。”综合来看,“柒”的原义就是“桼”。“桼”又写作“漆”,俗称大漆。中国古代的“漆”取自漆树,取漆时一般是先在树干上切出一个斜槽,然后将容器对准斜槽绑在树上,这样就可以将渗出的漆液收进容器。取漆要用刀切割树皮,因而也叫割漆。由于切割树皮与“七”的构意相同,所以本表大漆的“柒”便作了大写的数字“七”。

  关于“七”的哲学意义,《说文》是这样解释的:“阳之正也,从一,微阴从中斜出也。”许慎的意思是,从“六”开始,阴逐步减弱,阳逐步增强,到“七”时阳已发展到占主体地位,但“七”还不是纯粹的阳,还有微弱的阴从中斜出。

  在中国民俗文化中,“七”还是一个很有故事的数字。

  故事一:“七”与死亡和鬼神有关。农历七月有“鬼节”,人死后要“祭七”。所谓“祭七”是指人死后要七天一祭,头七、二七……四十九天之内要连祭七次才告结束。据说,“祭七”对于死者和生者都有意义。

  其一,帮助亡魂渡过七次劫难。“头七”是为了祭祀离去的七魄,三年守孝是为了守到三魂全都离去。至于连祭七次,则是为了帮助死人的灵魂渡过七次劫难。

  其二,调和阴阳,保护家人。在道家观念中,“七”是一个阴阳调和的数字,而死亡则属阴。如果哪家有人死亡,其家宅被阴气笼罩的时间过长,就会影响家族气运,于是人们就请道士用“祭七”的方法调和阴阳,同时祈望亡灵保护家宅荫蔽后人。

  中国的“魂魄”观念起源很早,商代甲文中既有“魂”又有“魄”,只是写法与今天有别。“魂”,甲文由“止在云上”会意(见图2),整体构意表示人死后升天化成的云气,实指意义表示人的阳气。古人认为,“魂”属阳气,也叫阳神,附身则人活,离身则人死,因而将“魂”视为能离开人体存在的不死精神。据说,祖先亡魂是子孙的保护神。古人认为,亡魂平时住在天上,享祭时则会降临家庙,庙中的牌位既是子孙与祖先亡灵联系的中介,又是亡灵在人间落脚的宿位。

  图2:“魂魄”的古文

  甲文中有这样两条卜辞:一是“魂来。”卜辞大意是祖先亡魂要来,大概是因商王有事应召而来。二是“隹魂令葬。”隹,唯,发语词。大意是:亡魂命令为他下葬。这是一条征询亡魂是否下葬的卜辞,得到的答复是可以下葬。显然,这两条卜辞既反映出商朝祭祀亡魂的内容,又反映出商王对待亡魂的虔诚态度。

  “魄”是指依附人的形体而显现的精神。《说文》:“魄,阴神也。”古人认为“魄”是阴神,为附形之灵;“魂”是阳神,为附气之神。“魄”,甲文①形由“鬼、日”构形(见图2)。鬼,构意为头戴丧帽之人,转代可表死人。由于鬼属阴,故此又可表人的阴影;日,在此表光照;整体构意表示阳光照人形成的阴影,实指意义表示人的阴神。甲文②形由“日、卩加两点”构形。日,表光照;卩,本表跪坐之人,加上两点,则表人影;整体构意与甲文①形相同。在甲文中,“魄”表人的阴神,《卜辞》:“梱魄。”梱,本表挡门的地桩,在此表守住。卜辞大意是:守住阴神。其背景应该是上天让商王节劳,注意涵养阴神。

  故事二:“七”指“人日”,传说中农历正月初七是人的生日。

  据《东方朔占书》,女娲娘娘从正月初一开始创世,在前六天创造出鸡、犬、猪、羊、牛、马之后,于第七天造出了人。又据应劭《风俗通》说,女娲娘娘开始造人是用黄土捏人,虽然又忙又累竭尽全力,但还是达不到数量要求,于是就把盘卷的绳子浸满泥浆用力一甩,甩出的无数泥点也都变成了人,所以农历初七这一天便被定为人的生日。“人日”的节俗发端于汉朝,魏晋时期开始流行。中国传说的造人天数,与西方基本一致,只是造人的上神不同,《圣经》传说是上帝造人,中国传说是女娲造人。

  数字“八”的意义

  《说文》:“八,别也。象分别相背之形。”在古文中,“另”象残骨形,与“刀”组合为“别”,表示用刀将肉与骨分开,实指意义表示分离。许慎用“别”解释“八”,是说“八”的构意表示分开。从语源上说,“八”通“扒”和“捌”,二字都表把东西分开义。

  从甲文①形看,“八”基本是由“二”改写而成(见图1),整体构意表示把事物分成两部分,实指意义表示数字“八”。甲文②形的两画呈相背形,更加凸显了“八”的分开义。在可以对分的十进制偶数中,“二”是最小偶数,“八”是最大偶数,所以“八”表数字是从最大偶数取义。

  “八”有分开义在汉字偏旁中表现得也很明显,譬如“分”,整体构意表示用刀切分。再如“半”,甲文上部从“八”表示分开;下部从“牛”表牛体;整体构意表示分开的半片牛肉,实指意义表示一半。在周易哲学中,“八”代表纯粹的阳。此外,“八”还可以表示众多义,譬如:四面八方、才高八斗、五花八门等。由于与“发”谐音,所以在广东方言中,“八”又象征性地表示发财、财运、吉利等义。

  数字“九”的故事

  “九”是“力”的改形字,现代写法的区别是:“力”字的第二笔是向内勾起,“九”字的第二笔是向外勾起,在甲文中,“九”的①②两形都是“力”字的倒文(见图3)。由此可知,“九”的字形构意与“力”密切相关。甲文“力”,象耒形(见图3),表示一种类似铁锨的翻地农具,由于翻地需要用力,故而转代表示力量的“力”。“九”字把“耒柄”反写,表示翻地到了地头,需要掉转方向重新往回翻,实指意义表示事物发展到头需要重新开始。在十进制中,“十”为“一”的进位,是重新开始的数字,而在重始前顶到头的最大数就是“九”,所以“九”表十进制中的最大数是从翻地翻到尽头譬喻而来。

  图3:“九”的演变

  “九”的构意为翻地到头,不仅从它同“力”的关系可以体会出来,还可从“九”作偏旁的组合字中体会出来。譬如“旭”和“轨”。在“旭”中,“日”表太阳;“九”表地头,地头即地边;整体构意表示地边的太阳,实指意义表示初升的太阳。在“轨”中,“车”,表马车;“九”,由翻地产生沟痕转代表沟状痕迹;整体构意表示马车留下的沟痕,实指意义表示车辙,由车辙引申又表两轮间距。

  在语源上,“九”通“久”。《说文》:“久,从后灸之。”许慎所说为引申义。久,甲文象勺子扣在曲面上(见图3),整体构意表示用勺装火炭在马臀部烧灼记号,卜辞用义表示烧灼。由于烧灼的记号终生携带,故此转代又表长久。“久”的构意涉及马臀,马臀也即马尾端。“九”的构意涉及地头,地头也即地尾端,由于二字的构意中都含有尾端,所以彼此同音通义。

  “九”字大写为“玖”,《说文》:“玖,石之次玉黑色者。”在“玖”字中,“玉”表玉石;“久”由烧灼而黑转表黑色,整体构意表示黑色的玉佩。黑色的玉佩挂在后腰垂在人的臀部,人的臀部也属尾端,所以用“玖”作“九”的大写,也是从二者构意相通才假借而来。

  关于“九”的哲学意义,《说文》是这样表述的:“九,阳之变也。象其屈曲究尽之形。”“九”象曲折穷尽之形,表示阳走到尽头,开始向“一”转变。《列子·天端》也持相似观点:“一变而为七,七变而为九,九变者究(穷尽)也,乃复而为一。”

  数字“十”的内涵

  数字“十”,甲文用“丨”表示,实际上是把“一”竖起来(见图4)。在商朝人的概念中,“九”是十进制中的最大数,“十”是“一”的重新开始,它不是“一”的简单重复,而是十进制中的完结数,在概念上具有升级进位内涵。金文①形在甲文“丨”中间加上一个圆点表示完备,以突出“十”是完备数(见图4)。为了便于书写,金文②形将圆点改成短横,陶文又将短横改成长横,于是“十”就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由于“十”是完备数,因此除了表示数词外,“十”还表示完备、齐全、极端等义。譬如:十全十美、十恶不赦,十分可爱等。《说文》:“十,数之具也。一为东西,丨为南北,则四方中央备矣。”具,具备、完备。许慎认为,数发展到“十”就完备了。同时他还认为,在“十”中,一横表示东西;一竖表示南北;横竖交叉表示中央。所以他说“十”是“四方中央齐备”的数字。显然,这是把“十”与“五”呼应起来,从五行和五方相配所作的哲学阐释。

 

  图4:“十、廿、卅”的古文

  与“十”的思路一致,甲文①形“二十”的写法为“‖”,甲文②形则将两竖下部相连写成“∪”形(见图4)。金文①形继承甲文②形,先是在“∪”的竖上加点,后又将点连成一横,就变成了“廿”字。与“廿”构形方法相似,甲文“三十”写得像“山”,经过金文加点过渡到币文,“三十”就变成了后世的“卅”字(见图4)。

  “十”的大写为“拾”。《说文》:“拾,掇也。”掇,收结、收拢。许慎用“掇”解“拾”是说“拾”表收结义,收结也即完结,这个意义正好与“十”的完结义相通,于是“拾”就作了“十”的大写。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