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长津湖战役中的“钢七连”

读兰晓龙小说《冬与狮》

  日前,作家兰晓龙的长篇小说《冬与狮》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该书讲述了志愿军“钢七连”在朝鲜战争长津湖战役的作战故事,通过伍千里、伍万里、梅生、谈子为、雷公、余从戎、平河等人物群像,展现了长津湖战役的残酷和伟大,演绎了兄弟情、战友情、家国情。

  《冬与狮》故事的主要背景是朝鲜战争第二次战役东线战场的长津湖一战。1950年秋冬之交,志愿军第七穿插连所在的第九兵团原本驻扎在华东地区,被紧急征召开赴朝鲜长津湖战场。白天有美军不间断的空军侦查,为避免暴露,第九兵团战士在将近零下40摄氏度的极寒中,昼伏夜行三周,隐蔽地接近敌人,完成对美军的分割包围。十万志愿军战士发起总攻之前,美军毫无觉察……最终,志愿军以伟大的牺牲精神与战争的智慧战胜了美军王牌部队陆战一师。

  作者通过对第七穿插连的人物群像描写,刻画了这场战争中志愿军战士的伟大形象。

  小说中,七连连长伍千里、七连指导员梅生,为了国家的和平安定,义无反顾地参加战斗,赶赴严寒之地,去和远超出他们想象的飞机、坦克较量。伍千里有胆识、有智慧、有担当,他和梅生都眷恋着家人,“尽力而为,尽命而为”,是为了战争“离她们远远的”。梅生可能是七连里最渴望“回家”的人,所以在七连面对重大伤亡时,他怒吼:“我们只想带着打烂了的船回家!每一个!每一条!”然而,在最危难的时候,梅生也会用自己心爱的脚踏车拖着炸药冲进硝烟中。

  炮排长雷公是全连公认的父亲一般的“雷爹”。长津湖的严寒,让七连仅有的重型武器迫击炮冻得缩膛,炮弹装不进去,而战况又极为吃紧,雷公怒吼着“打不出去炮弹,老子们自己就是炮弹啊”,抄起军铲就去给战友挡子弹……就像梅生所说的,“因为我们是穿插连,我们最好的武器就是我们,我们就是打出的子弹。我们记不住打出去多少子弹,可我们得记住我们,也只有我们能用我们的方式记住我们……”

  “狮子是不属于冬天的,但冬天的狮子依然是狮子。” 七连的这群战士,就是以英勇保卫祖国的狮子。在长津湖战场,他们以薄薄的棉服对抗着零下40摄氏度的严寒,“快冻死了,可还在追击”……

  “我们挨冻,我们战斗,我们牺牲。几百支孤军,就为一个目的,上千次穿插,只有一个结果。结果就在脚下。”正如谈子为所说。

  在《冬与狮》序言中,兰晓龙透露,自己的父亲曾作为军医参加了朝鲜战争,但自己对于朝鲜战争却始终缺乏深入的了解。一次偶然的机会,兰晓龙看到一位十八岁战士的照片颇受触动,产生了强烈的创作欲。“照片上的他有点懵懵然,跟他别的照片一样总在憋着乐,手上托着一个剥了皮还没来得及吃的橘子,但也许是某种金黄色包装的糕点。身后是他用十八岁生命保卫的古老而又年轻的世界。”兰晓龙感叹:“他真年轻。他们真年轻。”

  小说就塑造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伍万里。伍万里本是个有些顽皮的懵懂少年,为了“长些出息”,随二哥伍千里参了军。在奔赴朝鲜的军列上,千里向万里讲述连队的过往,看着祖国的山河,万里对家国的责任感被一点点唤醒。在长津湖战场上,中美双方火力差距悬殊,身怀绝技的万里,屡屡出奇制胜。只是,每一次他的跃起投掷,都要战友为他掩护……在一次次的互助与牺牲中,在二哥千里“我掩护你,我的命在你手上,你的命在我手上”的托付声中,万里越发领悟了,流淌在战友们身上的激情到底从何而来……

  “于是七连冲击,在火雨汇成的火海中冲击,带着浑身火焰冲击,爬上燃烧的坦克,扑过即将合龙的断桥,用身体堵住喷射的火焰,用瞎了的眼和烧着的手投出手雷。”

  小说中,一个个像伍万里这样的年轻生命,为了家国,守护着他们身后的那一片世界。

  “一声霹雳一把剑,一群猛虎钢七连;钢铁的意志钢铁汉,铁血卫国保家园……”《冬与狮》封面上的《钢七连战歌》歌词让人仿佛看到那些坚毅的身影,这群伟大的志愿军战士们值得被铭记。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