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打开历史的一扇窗
古希腊钱币的研究史探踪

  进入20世纪,古希腊钱币学研究迈入了新的历史阶段。

  

  古希腊钱币(1)

  

  古希腊钱币(2)

  随着钱币在环地中海地区大量出土,收藏家与钱币学家逐渐发现,同一组钱币会出现不同版式,而它们之间可通过阳面与阴面模具的相互组合,形成独特的钱币学现象,即模具组合。对不同模具进行排列、对比的研究,即为模具组合研究。从模具组合研究中,可获知该组钱币的铸造时间、发行量、版式更替顺序,甚至能探知古代铸造厂活动等重要的历史信息。模具组合研究的奠基人是K.莱格林,其代表作为《泰林纳》。同样,学者们注意到,钱币上的字体、花押与标记会经常更换,这些变化多具有特殊的历史、社会意义。因此,花押的解读、标记的更迭和字体的变换也成为学者重点关注的对象。同时他们也发现,战争爆发、货币改革、朝代更迭、铸币官的调动以及原料的匮乏,都会对钱币铸造产生重要影响,甚至会使钱币的发行中断。这点在叙拉古钱币、塞琉古帝国钱币与巴克特里亚钱币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二十世纪古希腊钱币研究著作(1)

  

  二十世纪古希腊钱币研究著作(2)

  自20世纪初起,钱币学者、收藏家与钱币商人逐渐意识到,窖藏的处地、出土钱币的数量和其种类能提供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因此,记录、研究窖藏信息也成为钱币学研究的重要手段之一,这些记录也被视做钱币断代研究和铸造次序排列的重要原始资料,窖藏信息在钱币铸造年代的考证上独显重要:钱币入土的时间必定是晚于其开始流通时间的。使用科学的考古方法,窖藏的入土时间能够精确地考证出来,这就为出土的钱币提供了发行时间的下限。根据窖藏资料,甚至可推测出钱币埋藏的原因。比如,波塞波利斯御座地基和科林斯地峡的阿波罗神庙地基里面的钱币,应是作奠基之用;奥莱图斯窖藏是公元前348年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围攻期间,该城的公民为避难而将其掩埋的。另外,“古”钱币多会和“新”钱币一道入土,窖藏也因此为钱币的流通状况与钱币的流通范围提供了重要的资料。但窖藏钱币多是由私人发现的,官方主持下的科学发掘极少。大多数窖藏是在发掘者将钱币带入市场之后,才为众人所知。窖藏如能得到及时的抢救或完整的统计,其资料价值将不可估量。由此,钱币学家开始关注、研究窖藏信息,标志着古希腊钱币学的研究方法业已完备。目前,窖藏研究的主要代表作如下:1925年,S. P. 诺伊出版了《希腊钱币窖藏参考录》,在其1937年修订版中,又增加了将近1186座窖藏;1973年,马格丽特·汤普逊、奥托·莫克姆和C. M. 克莱伊合著出版了《希腊钱币窖藏目录》,该书收录了2000多座窖藏资料;英国皇家钱币学会出版的《钱币窖藏》系列研究著作,也是重要的第一手资料;近期,美国钱币学会与皇家钱币学会联合出版了《钱币窖藏·卷十》,该书收录了近471座新窖藏。

  20世纪,在最早运用现代钱币学进行科学研究的学者与收藏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美国学者、钱币学家与收藏家爱德华·T·纽维尔与希腊学者乔安尼斯·N·斯沃尔诺斯。纽维尔涉猎极广,他运用模具组合研究、纹饰对比以及收集、记录大量的窖藏信息,研究小亚细亚西海岸城邦钱币、塞琉古帝国钱币、亚历山大帝国钱币和埃及托勒密王国钱币。纽氏著述极丰,其代表作为《塞琉古东部诸铸造厂》与《塞琉古西部诸铸造厂》。斯沃尔诺斯则主要研究雅典、托勒密埃及、克里特、帕提亚与马其顿部落钱币。纽维尔与斯沃尔诺斯成为古典钱币与希腊化钱币研究的主要奠基人之一。诺伊也致力于门德、麦塔蓬提昂、图里伊等城邦的钱币研究。此外,钱币界也涌现出了众多学者。如O. 拉维尔、D. M. 罗宾逊、A. 鲍德温等人,他们为城邦钱币学研究作出了突出贡献。

  20世纪上半叶,大多数地区的钱币都已有专著或文章出版,这使得撰写一部古希腊钱币通史成为可行之事。G. F. 希尔于1899年出版了《古希腊罗马钱币手册》,该书仅是综述希腊、罗马钱币,但也应算是希腊钱币通史的嚆矢。随后,希尔也在1906年出版了《希腊钱币史》,此书在前者的基础上,增补了不少研究成果。该书应算较为完整的早期古希腊钱币通史。G. 麦克唐纳于1905年出版了《钱币式样》一书,它虽非系统的钱币史,却可视做钱币通史的雏形。1901年-1933年,E. 巴拜伦出版了六册的系列丛书《希腊、罗马钱币》。其中,古希腊钱币多集中在书中的第二册。该书对古希腊钱币的论述虽不完整,但也是早期希腊、罗马钱币研究的重要丛书之一。B. V. 海德曾于1911年出版过《钱币史》,但该书观点较为陈旧,图片较少,仅相当于工具书。1932年,海德又出版了《古希腊钱币指南》,该书仅有图片与图解,其内容相当于目录性质。

  真正较有影响力的通史性古希腊钱币史,是1933年英国学者C. T. 赛特曼出版的《希腊钱币——至希腊化诸王国末期的货币与钱币史》。此书旁征博引、行文优美,足见其古典学的功力。该书也成为钱币学的经典读物之一,部分章节在1955年再版时得以修正。现如今,赛特曼的著作仍是研究者参阅的主要书籍之一。同时,赛特曼也是研究雅典、埃利斯钱币的专家之一。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势力此消彼长,欧洲的衰落已不可避免。大多数藏家在战后纷纷将藏品售出,自此,美国逐渐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古希腊钱币收藏、研究中心。虽然战后仍有多位欧洲学者活跃在学术界,但在两洋之间的美国已逐渐成为钱币学研究的重镇,形成与欧洲分庭抗礼的又一学术、收藏与研究中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活跃在钱币界的学者主要是吉尔伯K·贾金斯、克莱伊、马格丽特·汤普逊、奥托·莫克姆、乔治·拉瑞达、J. P. 巴隆、J. M. 梅、大卫·塞尔伍德、马丁·J·普莱斯、F. 波登施泰德等人。其中,影响力较大的莫过于克莱伊、莫克姆、汤普逊和普莱斯。克莱伊的主要研究方向为西西里、雅典和大希腊地区的钱币。1976年,克莱伊出版了《古风与古典时期的希腊钱币》一书,该书是迄今最为重要的通史性古希腊钱币史。克莱伊参考了近百年来的学术成果,从宏观上重新定位古风时代希腊钱币的铸造时间。同时,也指出,古希腊钱币的铸造与该邦、国的军事行动密切相关,并非如赛特曼指出的,主要是经济行为。这一论点对古希腊钱币研究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同时,也进一步确立了钱币学的独立地位。马格丽特·汤普逊曾参加过多次考古发掘,并且整理、出版了美国钱币学会的多数藏品。另外,汤普逊的主要研究领域为希腊化时代的雅典钱币,其代表作为《雅典新版银币》,该书成为希腊化雅典钱币的经典之作。莫克姆则主要致力于塞琉古时期钱币研究,他主要的研究方向为塞琉古帝国钱币与卡帕多西亚王国钱币,其代表作为《叙利亚的安条克四世》。在莫克姆致力于撰写通史性的希腊化钱币史以弥补克莱伊的不足时,他不幸因病去世,此书成为未完成稿,令人不禁扼腕。经他的学生和后人整理,于2001年出版了莫克姆的遗稿《希腊化早期钱币——从亚历山大登基至阿帕米亚和约,公元前336年~公元前186年》。该书虽然是未完成稿,但仍是希腊化钱币研究的经典入门著作。普莱斯虽不是著作等身的研究者,但他一生致力于研究浩繁庞杂的亚历山大钱币,他倾尽心力,以大英博物馆馆藏的钱币为基础,完成了他一生最重要的著作——《亚历山大大帝与腓力·阿里迪厄斯钱币》。该书是古希腊钱币研究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它第一次全面地考察、研究古希腊钱币中最为繁杂且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钱币系列。是书不仅成为研究希腊化初期钱币史的重要参考,也成为今人了解亚历山大帝国的一扇窗口。

  自20世纪80年代起,钱币界又涌现出一批新兴的学者,他们主要为米修·阿曼垂、亚瑟·霍顿、泰奥多鲁斯·巴垂、法兰克·克瓦克斯、艾伦·沃克、理查德·H·J·阿什顿、凯西·罗伯、奥斯马德·波佩拉齐、奥利弗·弗维尔等人。亚瑟·霍顿的主要收藏和研究方向便是塞琉古帝国钱币,他与凯西·罗伯、奥利弗·弗维尔于2002年出版了《塞琉古钱币》,该书成为塞琉古钱币研究的最善之作,同时,也奠定了钱币学研究的新范式。克瓦克斯则主要研究托勒密埃及、巴克特里亚与亚美尼亚钱币。波佩拉齐则致力于巴克特里亚与印度—希腊钱币研究。值得注意的是,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大多数钱币学家主要关注的是古风与古典时期的钱币研究,而研究范围主要为希腊本土与小亚细亚的希腊城邦。20世纪80年代以后,多数学者将注意力转向希腊化时期各王国的钱币研究之中,同时,学术界也开始大量重新审视、修订前人的学术成就。(下)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