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专家:积极评估和预判气候变化影响,助力企业和经济可持续发展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绿色金融研究中心发布《亚洲气候风险定价》报告

  过去40年以来,全球气候灾害事件的数量不断快速增长,由此引发的总体经济损失也在加速扩大。随着极端天气事件频发,气候变化所带来的风险不再是难得一见的“黑天鹅”,而成为了“灰犀牛”事件。与此同时,气候变化本身以及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努力,正在对社会的方方面面产生影响。

  在上述背景下,识别和规避气候变化风险已成为各类机构的必修课。那么,气候变化究竟会对机构产生那些影响?各类机构如何更好识别并规避风险?面对潜在的危机,又该如何把握低碳转型带来的巨大潜在市场机遇?

  上述问题的答案可在《亚洲气候风险定价(Pricing Climate Risks in Asia)》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找到。2022年4月20日,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绿色金融研究中心与淡马锡联合发布该《报告》。《报告》共分为五个部分,旨在帮助企业和金融机构防范气候相关的风险并及早识别把握潜在市场机遇提供支持。

  作为报告的牵头起草者,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绿色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孙天印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报告》基于丰富的案例和详实的数据,系统梳理了现有的气候分析方法与模型,讨论了当前气候风险与机遇分析实践的局限性,总结了当前商业和金融机构在应对和管理气候风险方面的做法。

   亚洲国家对气候变化影响更加敏感 企业和金融机构需积极关注物理风险和转型风险

  根据《报告》,过去40年以来,全球气候灾害事件的数量不断快速增长,由此引发的总体经济损失也在加速扩大。相较于世界其他地区,亚洲国家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更加敏感,特别是靠近赤道的热带国家受到的影响更大。

  “《报告》将气候风险划分界定为物理风险和转型风险。”孙天印介绍。其中,物理风险是指由于气候变化的影响导致的更剧烈频繁的气候或环境事件带来实物及潜在经济损失的风险。转型风险主要包括致力于减缓气候变化而引入的政策或措施,可能会对部分高碳行业、技术或产品产生影响,技术进步下传统技术和产品可能受到的替代压力,以及投资和消费者偏好变化导致的市场变化的风险等。

  孙天印给记者举例解释,2021年河南和山西的强降雨造成了水灾,很大程度上就属于气候物理风险;而转型风险的例子也很普遍。以传统燃油车产业为例,历史上德国一度是全球汽车产业的最强国,其核心竞争力在于内燃机和变速箱,德国在这些最复杂的汽车零部件的技术积累十分深厚。但是在全球多国提出碳中和目标的背景下,世界正在进入电动车时代,电动车不需要内燃机和变速箱,所以这会造成传统燃油车技术的贬值。

  “如果这些车企没有及时在新兴技术赛道布局,在动力电池、驱动电机和电源智能管理系统进行足够的投入和积累,很可能会被这个时代所抛弃。”孙天印表示。

  传统风险分析工具难以合理评估气候风险

  不过,尽管气候风险的影响已经不容忽视,但气候风险定价分析在全球范围内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根据《报告》。在亚洲很多国家,企业对气候变化与自身业务紧密相关性的认识还比较有限,相关分析所需的知识储备与技能相比一些先进国家还比较欠缺。

  “气候相关风险呈现非线性、空前性和不确定性等复杂特点,因此企业和金融机构无法依靠传统的风险分析工具来评估气候风险,必须采用针对这些风险类型开发的最新工具和方法。”孙天印解释。例如,传统的金融风险分析较多基于历史的经验来预判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但是气候风险很大一个特点就是未来灾害发生的规律异于历史的规律,这就使得风险更加难以预测。

  《报告》指出,目前被应用的大多数气候风险评估方法主要基于情景分析和模拟的方法,也有部分是基于因子模型的方法。这些工具和方法为开展气候风险分析工作提供了良好的基础,但要实现更细致准确的评估,相关的方法学和模型仍需持续地更新发展。

  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专访时孙天印解释,在转型风险分析方面,目前是采用转型情景假定法,并以此为基础估计对宏观经济和产业的影响。“但这种方式也有一定的局限性。”他表示,目前的方法对于不同种类情景的应用数量比较有限,且对特定国家和地区的情景缺乏深入分析,这样得出的结果可能会比较片面,仅仅是“一家之言”,此外得出的结论准确度就会受到影响。

  物理风险方面,目前的分析多侧重于评估实体资产的直接损失,而缺乏针对运营、产业链影响以及间接影响的评估。此外,在评估气候变化的物理风险时,当前还面临一定程度的技术挑战。“目前,评估风险的损失曲线或叫作脆弱性曲线需要的原始数据相当缺乏,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风险分析和评估的进展。”孙天印解释。

  早期采取积极风险管理的企业可更好适应市场趋势

  但是,应对气候变化的过程也蕴藏着巨大的市场机遇。《报告》强调,开展气候风险分析除了有利于防范和规避风险外,还能帮助企业更好地识别和把握潜在市场机遇。

  例如,对于企业来说,早期采取积极风险评估和管理的企业可通过整体转型计划、转变投资政策、积极主动披露信息、开展碳核算以及整合ESG体系,更好地适应市场趋势的发展。

  “越早意识到风险的程度和到来的节奏,企业就可以越早规避风险,并把握到下一步政策、技术和市场红利的机会。”孙天印以肉制品行业为例解释,“该行业在一些国家,由于不断增长的碳成本、肉类替代品带来的竞争压力以及素食主义者的增加让肉产品市场逐渐萎缩。如果企业认清这一趋势,并了解到多样化蛋白质投资组合和增加替代性蛋白质业务的公司可以更好地抵御转型风险,甚至提高盈利能力,就能更好制定发展战略。”

  应将气候风险管理措施全面纳入机构管理体系中

  根据《报告》,企业和金融机构已经开始探索应对和管理气候风险。例如,中石油表示,计划将在2025年左右实现碳达峰,2035年外供绿色零碳能源超过自身消耗的化石能源,2050年左右实现“近零”排放。目前,该公司中石油正在向“油气热电氢”综合性能源公司转型,并加强氢能、新材料、CCS/CCUS(碳捕捉和封存)、新能源服务支持,超前储备一批清洁低碳关键核心技术。无独有偶,BP石油公司也在通过提高转化效率、增加对清洁电力的使用、设置CCS装置、扩大生物质能和电动汽车充电技术的开发和应用等方式来减少自身的排放量,实现减少未来受气候政策的影响。

  金融机构也积极行动起来。孙天印介绍,目前,海通证券宣布将在2025年实现自身运营的碳中和目标,同时将拿出超过100亿元的资金配置在符合ESG和可持续投资标准的资产上,并且在内部设立了ESG管理委员会和执行办公室来实施碳中和的运营和投资目标。浦发银行浦发银行专门推出了一套面向企业和个人客户的立体式碳账户体系。基于碳积分累积量,企业和个人的碳账户将对应不同的等级,并享有不同的权益。“此举旨在探索将碳排放表现纳入银行绿色金融业务体系,是银行业推动信贷资源向绿色低碳产业倾斜的重要举措。”孙天印解释。

  在孙天印看来,积极评估和预判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是企业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实际上,积极参与信息披露计划和管理气候风险不仅可以帮助企业规避因政策的变化、技术的竞争和投资者消费者意识偏好的变化带来的潜在风险,也会对企业更好地抓住机遇,增强企业竞争优势和提供投资者信心有很大帮助。”孙天印强调。但他也表示,要实现气候风险与机遇分析更大范围应用的目标,政府、监管者、企业、金融机构必须加速行动起来。

  对此,《报告》也提出了相应建议。例如,对于企业而言,应按照标准方法,公开、透明、定期地向公众、客户、投资者和其他企业进行气候风险相关地信息披露,并全面了解企业自身碳足迹情况;并根据国家和行业的碳减排实施路径,制定自身的减排目标和实施方案,做到至少不低于国家要求的行业平均减排节奏和路径水平。

  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应该将气候风险管理措施全面纳入机构管理体系中,配置资源提升相关风险的分析能力;同时,应将气候风险的定价纳入到业务决策中,反映在资金成本中,并定期分析和监测金融机构气候风险的敞口。

  监管机构方面已经有所行动。根据《报告》,监管机构已经针对部分银行开展气候风险压力测试的试点,部分银行已经结合第三方的支持开展相关工作,并不断在实践中提升自身在相关方面的分析能力。下一步,银行并应该进一步配置相关人力物力进一步加大内部团队的能力建设,为将气候相关风险因素实质性地纳入机构日常的风险管理体系奠定基础。《报告》还指出,对于亚洲目前相关基础还较薄弱的国家而言,可以借鉴其他地方已有的优秀方法和案例,因地制宜地选择并推广合适方法。对于风险意识较高和相关知识技能储备较好的国家,应调动资源深入地以开展或参与气候风险分析和定价的前沿研究,进一步改进气候定价的工具和方法。特别是政府有必要对行业和企业给出相对清楚的转型节奏和安排规划,这样可以更好地帮助企业和金融机构得出预期,更准确地构建未来的转型情景、评估潜在的影响和机遇。

责任编辑:韩胜杰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