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分析CURRENT AFFAIRS
行业分析 / 正文
服务数字经济 金融业应该如何发力

  近日,数字经济来到“聚光灯”下,受关注热度持续攀升。党中央和国家政策层面释放的利好消息为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打开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充分发挥海量数据和丰富应用场景优势,促进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这为我国在新发展阶段推动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指明了方向。

  方向明确了,路该怎么走?日前,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从顶层设计上明确了行动纲领,凝练重点任务和重点工程,并提出到2025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0%的任务目标。

  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到,数字经济并不是独立于传统经济系统之外的一个独立运行的创新体系,更不是“虚拟经济”或“未来经济”,而是传统经济形态在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技术支撑下的一次全方位的转型升级,也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不断涌现。

  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脉。服务好数字经济发展,为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提供更好支持,是金融业的一道“必答题”。然而,目前我国金融体系所供给的产品和服务与数字经济高速发展所需之间仍存在不小的差距。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直接融资体系仍不健全,新型数字经济企业上市融资较为困难;二是间接融资仍对抵(质)押物存在“路径依赖”,不少轻资产的数字经济企业被挡在银行门外。

  那么,金融该如何进一步发力,服务好数字经济发展呢?毫无疑问,最为关键的是要弄清楚数字经济所需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金融支持,针对需求,持续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逐步建立起与数字经济特点相适应的金融获得机制,引导更多金融资源流向数字技术创新和数字经济发展。

  首先,服务好数字经济发展,金融须更包容、更普惠。就直接融资而言,要继续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总结创业板、科创板注册制改革经验,进一步建设由主板、科创板、创业板、北交所、新三板、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等共同构成的证券市场体系。可以看到,北交所去年开市以来,“添丁”不断,一大批科技创新中小企业参与到资本市场当中,为后续发展增添了后劲。下一步,需进一步完善资本市场体系,使处于不同生命周期的企业都能够获得适合自身发展需求的金融资源支撑。

  就间接融资而言,商业银行须更加重视“数据”要素的价值,依托大数据,打破银行传统信贷评价模式,搭建数字经济企业专属评价体系,从知识产权、研发投入、团队实力、产学研情况等多维度进行立体评价、精准画像;并加强与工商、税务等政府部门的信息共享和传递,解锁因抵(质)押物束缚造成的融资难问题。

  其次,服务好数字经济发展,金融须更敏捷、更友好。这就要求金融业自身也要加快实现数字化转型,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在金融行业中的应用,实现数字技术与金融业务的深度融合。

  实际上,智慧网点、智能投顾、数字化融资等数字经济新业态、新应用、新模式已经在金融业的各个领域广泛出现。实践证明,用数字技术重塑金融业态,可以大幅提高金融服务效率,延伸金融服务半径,拓展金融服务类别,对提升数字经济企业服务质效大有裨益。

  此外,新一代信息技术让用户实现了“永远在线”,实时性、友好性、全感知成为银行与客户交互模式的新趋势,银行须创新医疗、养老、教育、零售、餐饮、公共服务等场景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打造综合性、全渠道、智能化的金融服务体系,精准洞察、敏捷响应、快速触达,“一站式”解决结算、融资、理财等共性和个性的金融需求。

  值得关注的是,金融在更好服务数字经济的同时,实际上也实现了对自身的重构与升级,进而真正实现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共荣共生。未来,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绝不仅仅是表面上的存款、贷款、所有者权益,还有其背后的数据、平台和生态。

  再次,服务好数字经济发展,金融须更可靠、更可信。这就要求金融业以更安全的风控体系为数字经济相关产业企业分散和转移风险,提高该行业的创业积极性。通过全面智能风控体系的构建更好地处理创新和风险的平衡关系。

  数据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由于其具有受时间、空间束缚小,扩张倾向明显的属性,数据的安全性问题一直存在,数据治理任重而道远。

  接下来,一方面,金融机构须持续促进人工智能技术和金融风控的深度结合,形成智能风控能力,将数字经济领域的差异化风控做得越来越精准,针对不同业务环节和不同客户群体,制定专门的风险模型和差异化风控措施;另一方面,要坚持线上和线下有机结合的风控模式,从业务发起、实施、发展等各个过程和产品研发、设计、制作、使用等各个环节进行监控、分析,强化风控的渗透,不断提升金融机构自身数据标准化和数据治理的能力。

责任编辑:云阳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