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资产管理CURRENT AFFAIRS
资产管理 / 正文
资管新规开启理财新纪元:中小银行如何破题开局

  资管新规3年过渡期在2021年年末正式结束。2022年,资管新规元年开启,银行理财市场进入全面净值化时代。

  《金融时报》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25家已经获批筹建的银行理财子公司中,国有大型银行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理财子公司有17家,另有8家在城商行和农商行名下。此外,4家已经获批的中外合资理财公司,也全部由国有大型银行与外资金融机构合作开设。由此可见,目前理财公司的设立仍旧以较大体量银行为主。

  1月15日,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在“全球财富管理论坛 上海苏河湾峰会”上表示,银保监会将积极探索中小银行设立理财公司的模式路径。

  业内专家表示,面对资管新规正式施行,如何破局,成了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摆在中小银行面前的重要问题。

  三重困境待破局

  在较大体量银行陆续完成理财公司的筹建和开业后,申设理财公司的热潮转移到中小银行。然而,如何满足监管部门对于理财公司设立提出的要求,是中小银行首先要面对的。最低10亿元注册资本、理财业务专营部门连续运营3年以上等,对于很多中小银行来说,是一道较难逾越的门槛。

  这就为现阶段中小银行发展理财业务带来了第一重困难,即银行理财市场分化加剧。“由于理财公司设立的硬性和软性门槛较高,已展业的理财公司加速抢占理财市场,对未设立理财公司的银行形成挤压,中小银行的理财业务规模压降,形成较大的业务发展压力。”普益标准研究员张楚惠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业务发展压力面前,需要中小银行作出战略选择。是应该坚持到底,继续筹备申设理财公司,还是适时放弃,果断转向代销市场?如何抉择,成为了中小银行发展理财业务面对的第二重困难。

  张楚惠表示,由于理财市场逐步分化,中小银行或以设立理财公司为目标加速推动理财规模上量,或对设立理财公司持观望态度,或放弃设立理财公司、以代销为主。“监管走向、银行战略选择将影响中小银行的发展方向及整体市场的竞争格局。”张楚惠说。

  与此同时,中小银行还面临着发展理财业务的第三重困难,即来自净值化运作与投研能力方面的挑战。业内专家分析认为,对于中小银行来说,他们需要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资产荒”局面以及产品估值方法切换、投研能力缺失、风控管理不足、高素质人才短缺等众多问题。

  “中小银行净值化运作和管理的难度加大,甚至出现资产负债和收益倒挂,资管业务转型之下完善产品谱系、建设投研能力、估值清算能力、风控能力以及加大系统投入迫在眉睫。”张楚惠表示。

  需要多元化思路

  多位专家在受访时均提出,未来,中小银行理财业务会趋于分化和多元化。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小银行数量众多,机构大小和能力都各不相同,因此,在理财业务领域,中小银行内部会呈现出多元化、差异化的发展方向。需要不同的银行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合适的定位和发展方式。

  “对于理财业务规模较大、实力尚可的中小银行来说,还是应该尽可能争取拿到理财牌照。”曾刚说。

  事实上,目前已经有符合上述要求的银行在开展相关探索。2021年9月28日,北京银行召开会议通过了《关于北京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的议案》,同意投资不超过50亿元设立理财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北京银行是2021年公布的19家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之一。

  然而,对于另一部分中小银行来说,其目前的实力尚不能够单独拿到理财牌照,但是又不想放弃理财业务,专家建议,这部分银行可以考虑以联合的方式获取。

  “可以研究多家中小银行共同发起理财牌照申请,或者由中小银行跟外部战略合作伙伴联合发起。”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建议。

  事实上,更多的中小银行还是并不能够满足上面两种情况,因此,选择走代销转型路线是他们当前的最好选择。

  “选择代销为主的中小银行,加强代销产品筛选、尽调、对接,做好理财登记中心的信息登记等,会成为扩大理财代销规模的前提。”张楚惠表示。

  多位业内专家均预测,代销模式或将成为中小银行理财业务的主流选择。而对于这项业务,专家也建议要细分对待。

  “客群较大、且销售端能力较强的中小银行,可以考虑和其他银行的理财公司进行合作,联合开发一些定制产品。”曾刚表示,尽管中小银行因为没有理财牌照不能从事产品开发工作,但是因为其有较大的客户需求,因此可以根据客户的要求来合作一些定制开发。至于规模更小的中小银行来说,转向销售其他机构的标准化的产品则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

  借力理财产品中央数据交换平台

  值得关注的是,1月18日,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以下简称“理财登记中心”)正式上线了理财产品中央数据交换平台(以下简称“中央数据交换平台”)。

  “中央数据交换平台统一了数据标准和接口,未来理财产品发行机构和代销机构之间对接更方便,对发行机构来说,有助于扩大产品销售渠道;对代销机构来说,有助于快速接入发行机构,这是最大的意义。”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重要的是,专家认为,中央数据交换平台的上线,对扩大中小银行代销规模、提升市场化意义重大。

  “中央数据交换平台通过解决数据交换标准不统一、接口不规范的问题,消除了机构之间需要逐一对接的行业痛点,降低信息传输成本,提高市场运行效率。”普益标准研究员余雅琴表示。

  此外,因为中央数据交换平台完整记载发行机构与代销机构的数据传输过程,因此,有利于明晰双方权责,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中央数据交换平台的上线显著降低了中小银行代销头部理财子产品是对接成本,预计将有更多中小银行有机会能代销到头部理财子公司的产品。”余雅琴说。

  曾刚在受访时则提到,中央数据交换平台的上线,为中小银行发展理财业务提供了更大舞台。

  “借助这一平台,中小银行能够更为系统全面地掌握其他理财公司发行的产品,方便他们能够准确识别并快速去接入发行机构;同时,也避免了因为部分中小银行体量太小而没有机构愿意与之合作的问题。”曾刚认为,中央数据交换平台为中小银行做其他银行理财子公司产品代销,提供了更好的基础和支撑。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