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银行理财CURRENT AFFAIRS
银行理财 / 正文
“真”净值时代下银行理财如何破局?

  2018年以来,资管新规搭建好资管产品监管顶层框架之后,一系列配套细则相继发布,在会计核算、宣传销售、流动性风险管理、投资者教育等方面明晰规则、划清红线,推动资管产品加快转型。

  2021年,也就是资管新规过渡期的最后一年,《理财公司理财产品销售管理暂行办法》《关于规范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理财公司理财产品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等配套细则相继发布,银行理财监管的版图也渐渐补齐。银行理财实现了稳健增长,净值化转型加速冲刺,ESG、养老理财等创新领域也给业务带来了新的增长点。

  中国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曹宇近日在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海苏河湾峰会上表示,银行业保险业已于2021年底基本完成资管业务过渡期整改任务,总体符合预期。同时,服务实体经济质效大幅提升。截至2021年11月末,银行保险机构资管产品直接配置到实体经济的资金近40万亿元,约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13%。

  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银行理财全面净值化大幕已经拉开,理财市场面临全新变化,同时也有不少难题需要应对。比如,估值方法调整之后,使用摊余成本法面临严格限制,产品净值波动随之加大;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监管要求收紧,银行理财亟待寻找新的发力点。并且,随着监管套利逐步消失,基金、保险、券商等机构发力也增大了资管行业的竞争压力。外界非常关注,在“真”净值时代下,银行理财将如何应对重重挑战?

  估值方式调整、净值波动加大考验投资者教育

  资管新规过渡期内,银行理财转型不断推进,但平滑、较少波动的净值曲线却是一些银行理财产品的常态。使用摊余成本法估值来平抑净值波动是其中重要原因。

  资管新规对各类资产管理产品进行了统一规范,但之前不少资管产品并未完全适用相关会计准则。据业内人士透露,一些银行借助信托等通道设立“体外资产池”,装入PPN(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私募债、银行二级资本债、永续债等,以摊余成本法估值,具有一定的“伪净值”特征,能够保持产品净值波动趋于稳定,这也成为一些机构用来冲理财规模的“利器”。

  2021年9月30日,财政部发布《资产管理产品相关会计处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明确自2022年1月1日起,适用资管新规的资管产品要执行新金融工具相关会计准则(IFRS 9)。实施IFRS 9之后,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采用摊余成本法估值将受到限制,定期开放式理财产品也应优先使用市值法进行公允价值计量。另外,由于无法使用摊余成本法对二级资本债、永续债等波动较大的底层资产进行估值,短期内理财产品净值波动将增大,净值曲线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平滑”。

  对于银行和理财公司而言,估值方式调整将促使其在资产配置上更加规范。普益标准的研究指出,市值法使得银行理财产品能够充分显现资金在期限、风险等方面的配置状况,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过去银行理财产品资金错配和风险错配等问题。对于估值困难的非标准化资产,商业银行的需求将明显降低,转而更多着眼于标准化资产。

  同时,在“真”净值时代,底层资产的价格波动都会反映到理财产品的净值走势上。基于此,加强投资者教育成为银行和理财公司不可回避的课题。而如何提升产品净值稳定度也考验着各家机构功底。中国银行研究院博士后郑忱阳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理财应不断加强投研体系建设,完善理财产品体系,健全风险管理机制,利用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智能化技术,将保护投资者权益放在首位,引导投资者长期投资理念,提高银行理财产品净值稳定性。

  现金管理类产品整改任务艰巨 产品创新亟待发力

  2021年6月11日,银保监会、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前述《通知》,对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的久期、投资范围、估值和流动性管理等提出更为严格的要求,比如“限制投资组合的平均剩余期限不得超过120天,平均剩余存续期限不得超过240天”,拉平了与货币市场基金等同类资管产品的监管规则。

  距离过渡期结束只剩11个月的时间,机构整改动作频频。记者了解到,一些理财公司在资产端降低了对于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的配置比例,对于短久期、高流动性资产的配置需求提升;在产品端则更倾向于发行短期定开式产品,如定开7天、定开14天等。此外,有的理财公司还专门设立了现金管理业务的一级部门,以提升投研能力和管理水平。

  此前由于在投资范围、投资集中度等方面存在比较优势,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存续规模不断上升,占比持续增大。截至 2021年6月底,全市场现金管理类理财存续余额达7.78万亿元。《通知》出台后,优势不再的现金管理类产品正悄然发生变化。

  明明债券研究团队在报告中指出,现金管理类理财总体上收益率在走低,对于投资者的吸引力减弱,规模也出现了相应的缩减。然而部分机构产品整改压力依然较为艰巨。比如理财公司配置较多AA+以下的债券,属于《通知》中禁止投资的对象;城商行、农商行期限和评级待达标的资产规模相对较大,综合考虑下来,过半配置资产都需要整改。

  此外,郑忱阳表示,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具有流动性强、收益率偏高、投资风险低等特点,客户接受度较高,在部分银行及其理财公司中存量规模较大、客户依赖性较强。如果规模压降过快,客户很可能转向产品替代度高的货币基金、“固收+”基金,将影响理财子公司的客户关系、投资策略、资产配置、风险控制等方面。

  在压降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规模的同时,相关机构也必须思考,如何通过创新来留住投资者。郑忱阳表示,银行和理财公司可以通过对客户结构、投资期限和风险偏好分层分类,精细化客户画像,创新开发符合这类客户需求的新型理财产品,也可以为客户定制多元化的资产配置,实现与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类似的收益率,引导客户逐渐改变先前的投资周期和风险偏好。

  加速甩开存量"包袱" 构建全方位产品体系

  据曹宇介绍,截至2021年末,保本理财、不合规短期理财产品实现清零,绝大部分银行如期完成理财存量整改任务,特别是中小银行已按时完成整改工作,为银行理财业务健康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从全行业来看,未完成整改任务的银行属于个别现象。郑忱阳表示,个别银行难处置的资产主要是投资期限长、流动性较差、估值难度大的非标产品,比如投向信贷资产、委托债权等非标准化债权以及未上市企业股权等,这些非标资产是银行理财老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存量规模较大,短时间内难消化。

  对此,银保监会已有提前安排。银保监会办公厅主任王朝弟此前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于个别银行剩余的少量难处置资产,按照相关规定纳入个案专项处置,直至全部清零。银保监会将督促相关机构在总行层面建立专门台账,逐笔锁定细化方案,采取集中统一、单独统计、严格问责等管理措施,积极采取各种处置措施进行压降,确保尽快处置完毕。

  资管新规过渡期已经结束,个别银行应加速甩开“旧包袱”。郑忱阳表示,未来银行理财将双向发力,通过调整投资资产结构、加大产品创新力度、转型代理业务等方式,积极压降非标资产规模;有条件的银行将成立理财子公司,将理财业务单独剥离,建立风险隔离机制,增强理财业务的专业化和技术化,加快处置非标资产。

  同时,在更加激烈的行业内竞争下,银行和理财公司也必须提升综合能力。明明债券研究团队表示,一方面,银行理财亟需构建涵盖主动、被动、权益、固收等在内的多品种多角度产品体系,覆盖客户全方位资管需求。另一方面,应当积极捕捉经济发展热点,践行金融服务实体理念,比如创设ESG主题等相关产品支持我国产业结构调整。此外,机构还要提高投研能力,短期内可借助与基金等机构的合作,重点发展FOF产品模式,长期还需立足于团队建设。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