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政策视点CURRENT AFFAIRS
政策视点 / 正文
告别“单薄”: 灵活用工者保障将全面改善

  日前,人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8部门联合印发《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针对所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享受劳动保障等公共服务方面的痛点、难点问题,提出了多项解决措施。对于商业保险公司来说,为灵活就业者提供更多可供选择的商业保障服务,同样是需要发力的重要内容。

  灵活用工队伍浩大

  在产业结构调整和疫情的催生下,灵活用工成为保障城市生活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近年来,随着产业结构持续调整,第三产业就业人数占比从2000年的27.5%上升至目前的47.4%,更多劳动力流向第三产业,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数量大幅增长。据统计,目前,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达两亿人,网约配送员、网约车驾驶员、互联网营销师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数量大幅增加,2020年,仅共享经济提供服务人数就达到了8400万人。

  但是,在灵活用工群体中,有相当比例劳动者的自身保障不够充分。

  据专家分析,企业采用灵活用工在节约人力成本,增加效益的同时,也意味着企业的成本需要人力资源服务商和求职者来承担。而大部分劳动者在灵活用工市场中处在相对被动的状态,面临一些不稳定问题,其中,社会保障缺失较为严重。这使得灵活用工劳动者安全感缺失,也可能会导致劳动者灵活就业积极性降低。以外卖行业为例,据记者与外卖骑手的交流,受访外卖骑手六成以上没有社保。有社保的骑手多为兼职,而且多是原单位交的社保,或是骑手自行缴纳。

  日趋庞大的灵活就业群体给社会保障工作提出了更新考验。

  据人社部劳动关系司司长聂生奎介绍,《意见》提出,要放开灵活就业人员在就业地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户籍限制。组织未参加职工养老保险的灵活就业人员,按规定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做到应保尽保。要督促企业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引导和支持不完全符合劳动关系情形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根据自身情况参加相应的社会保险。

  社保、商保需合力

  小李是北京一家健身房的教练。说起自己的生活现状,他最担心的是自己的保险缴纳。

  “每周我在多个授课点之间穿梭,现在年轻,凭力气挣钱,但也会想到老了之后的保障。作为生活在北京的异地打工者,在社保方面有一些限制。今年出台了一个政策,我们这样的灵活就业人员都可以购买养老保险,在缴纳保费上有多种选择。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希望这个政策可以尽快享受到。”

  小李所说的养老保险,是国家面向灵活就业人员推出的专属养老保险试点。通常来讲,解决养老保障问题,需要政府、企业以及个人共同承担,各自承担的部分分别为基本养老保险、企业年金以及养老金,也被称为第一支柱、第二支柱以及第三支柱。为更好地发展养老保险,国家将商业养老保险纳入第三支柱,成为社会基本养老保险的重要补充,专属商业养老保险的诞生就是其一大产物。

  我国从2021年6月1日起,已在浙江省(含宁波市)和重庆市开展专属商业养老保险试点。7月以来,人保寿险、泰康人寿两家公司先后采取“保证+浮动”收益模式推出专属商业养老保险新产品,太保寿险有关产品也正在监管部门的审批过程中。

  “专属商业养老保险服务新产业、新业态从业人员和各种灵活就业人员养老需求,这有助于弥补该群体养老保障的明显不足。同时,允许相关企事业单位以适当方式为上述人员投保提供缴费支持,这有助于未来将该群体的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养老金打通,实现税收优惠政策、投资管理、缴费、账户记录和基金转移接续方面的衔接。”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朱俊生表示。

  目前,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专属商业养老保险试点中,首批“尝鲜”的机构试点销售的情况怎样呢?

  近日,记者从浙江人保寿险了解到,作为浙江第一家试点销售专属商业养老保险的保险公司,该公司自7月12日推出的专属商业养老保险产品“福寿年年”试点销售后,仅一个月时间承保保费已突破千万元大关。

  据记者了解,这款产品爆棚的原因在于直切市场痛点。相比较年金险,专属商业养老保险养老本质更强、投保方式灵活,可以根据自身风险偏好选择不同的投资组合。除养老年金外,这款产品还向灵活用工人员提供重度失能保险金、身故保险金保障,非常适合网约车司机、快递员等新业态从业人员、灵活就业人员、餐饮、零售行业人员、务农人员等需要提升保障水平的群体。

  职业伤害保障为期不远

  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护方面存在的短板,还包括劳动关系是否确立,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是否足额及时支付,是否有职业伤害保障等。此前,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要以出行、外卖、即时配送等行业为重点,开展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事实上,目前已有平台企业推出了由政府、平台与保险公司合作的项目,可以为包括骑手在内的灵活就业人员提供更好的保障和保险。这同此前传统的工伤保险已经有所区别。

  据记者了解,虽然多数平台企业通过购买意外伤害险等商业保险,初步解决了灵活用工人员的职业伤害保障问题,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导致保障水平过低、赔付数额有限,单靠市场力量难以有效解决,还需要多方努力,形成合力。

  8月18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针对外卖小哥等群体意外伤害保障问题,人社部副部长游钧表示,正在制定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办法,拟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力争尽早地解决职业伤害保障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据悉,试点将从社会各界关注度较高、职业伤害风险较大的出行、外卖、即时配送、同城货运这些行业入手,选择部分工作基础较好的省市来先行试点,待这个制度运行成熟以后再有序地全面推开,有效地保障平台灵活就业人员的权益。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