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政策视点CURRENT AFFAIRS
政策视点 / 正文
车险创新产品成额外增量

  2020年9月,银保监会印发《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文件中制定了新的责任限额方案、费率浮动系数方案与精算规定,对车险业务产生较大影响。在交强险方面,责任限额提至20万元,低赔付地区保费降幅明显;在商车险方面,费用率上限由35%下降至25%,预期赔付率上限由65%上调至75%。

  在消费者享受到改革红利的同时,保险公司却正在经历着痛苦的转型。有专业机构测算,车险综改后,符合实际经营情况,保守状态下商业车险的保费下降幅度大致为23%。

  23%的数据是怎么得到的呢?经过有关测算,商业车险单均保费降幅为23%,其中,行业车险基准纯风险保费平均下降幅度在40%左右,附加费用率由35%下降为25%,自主定价系数由0.6375上升至0.943,无赔款优待系数考虑赔付纪录由前1年扩大为前3年,并降低对偶然赔付消费者的费率上调幅度,虽然总体上无赔款优待系数有所下调,但目前无法准确地估计,因此,假定该系数短期内保持不变。

  车险综合改革的成绩,在改革运行半年后,得到官方数据的确认。今年4月,银保监会总结车险综改半年成绩时透露,车均保费、保费总支出、综合费用率等关键指标均实现下降,综合赔付率出现大幅上升。其中,全国车险综合费用率为27.5%,同比下降了10个百分点。车险手续费率为8.2%,同比下降近7个百分点。一系列数据显示出这一轮车险综改的阶段性成效,特别是附加费用率的下调,已经基本接近25%的目标。

  车险综改之后,保险公司拥有了更多自主定价权,但也让车险行业的竞争更为激烈,从“销售佣金费用”的策略竞争转变成了“风控+定价+服务”的综合实力竞争。有业内人士保守地算过一笔账,与新一轮车险综改前对比,车险保费下降23%,预期赔付率增加了10%。可想而知,在保费和盈利的双重压力下,保险公司的日子自然不好过,特别是部分缺乏科技能力的中小保险公司的压力显然更大。

  由于赔付率上行,财险公司需要尽可能地对费用率进行压缩以维持承保盈利能力。大型财险公司成本规模效应更强,同时,拥有更强的品牌力、定价能力和检修资源,以及对渠道的议价能力,将在控费效果上拥有更为突出的表现。另外,大型财险公司正逐渐打造的直销渠道,也将进一步拓宽费用优势。

  中小型财险公司可能不得不面临车险业务承保亏损或退出市场的选择。伴随车险市场保费和利润集中度将迎来提升,很多公司逐步降低对车险业务的依赖,有目的性地降低车险业务份额。而实力雄厚的大型公司,则将眼光投向具有潜力的车险创新产品的服务上。

  事实上,在车险价格透明、产品同质化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要想突出重围,依靠服务创新求发展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当前,诸多车险创新产品如机动车里程计费型商业保险、新能源车险等正在积极筹备中,汽车芯片保险保障机制也在国内首次上线。预计在竞争更为激烈的后综改时期,车险创新产品的陆续推出,将进一步拉动车险需求增长,推动车险发展。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