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政策视点CURRENT AFFAIRS
政策视点 / 正文
财险业三年行动方案描绘了怎样的蓝图

  经过精心酝酿与公开意见征求,银保监会于近日正式发布《推动财产保险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首次对财险业发展和监管绘制规划蓝图,具有重要指导意义,也正当其时。

  数据显示,2015年财险保费收入仅7995亿元,到2018年突破1万亿元,2019年增至11649亿元,2020年上半年已达6207亿元。但保费增速显然不能概述财产保险的发展全貌。近年来,财险市场追求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财险监管工作从功能监管向机构、功能监管并重转型的成果有目共睹。

  尽管成绩斐然,但加强对财险市场发展的顶层设计与整体规划,对监管工作进行谋篇布局,仍然显得尤为必要与迫切。从市场内部因素来看,财产险主角车险经过多年改革发展,仍有一些长期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高定价、高手续费、经营粗放、竞争失序、数据失真等问题比较突出,离高质量发展要求还有较大差距。非车险虽有崛起之势,但“领头羊”健康险却因道德风险高、医疗成本高、险企追求规模快速扩张等原因,始终难以打破亏损魔咒;信用保证保险陷入亏损困境,与近年来信保业务发展过快、企业风控能力不足有关。从行业发展环境来讲,新冠肺炎疫情对于财险业是一次转型契机,会加速各业务环节的线上化和科技化,监管部门有望从政策层面鼓励开发应对突发公共事件的适配性财险产品,如雇主、营业中断、活动取消险等。

  就行业本身而言,财险向高质量发展就是要推动其向精细化、科技化、现代化转型,也就是说要打破目前“大而全”的发展模式,尽快走出费率低价竞争怪圈,转而寻求专业化、深耕细作式发展。近日出台的车险综合改革指导意见中,提到下调附加费用率的问题。此举正是要挤掉虚构综合费用的泡沫,降低财险公司的综合成本率,同时倒逼中小险企进行创新,发力车险细分市场,开发差异化、专业化、特色化的商业车险产品。

  完善的公司治理是财险业发展的基石。这项长期、系统性工程既包括推动财险公司增强资本实力,强化股权管理,规范股东行为和关联交易,使公司治理运作更加透明、合规,也涉及压实财险公司主体责任,建立健全董事会有效履职、高管层职责规范、监事会监督到位的现代企业治理机制。而科技化水平会促使保险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经营管理水平再上台阶,财险转型路上少不了数字化战略赋能。未来,财险公司将利用新科技手段,对传统保险操作流程进行更新再造,提高数字化、线上化、智能化建设水平。并努力达成到2022年,主要业务领域线上化率达到80%以上的目标。

  就服务国民经济和社会民生而言,财险业要努力满足国家重大战略的风险保障需求,探索提供重点项目一揽子风险管理与金融服务,并辅助社会治理,支持国家政策落地和治理机制优化。农业保险高质量发展关乎国民经济产业,持续推进扩面、增品、提标,推进重要农产品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提升服务“三农”质效至关重要。

  当前,虽然新冠肺炎疫情阴霾尚未在全球消散,但这并未影响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进程。一方面,我国支持符合条件的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入股国内财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为国内市场引入先进业务模式、管理经验和金融服务;另一方面,支持符合条件的中资保险机构在境外有序发展,围绕“一带一路”倡议,提升境外金融服务水平和国际竞争力。

  凡此种种目标,监管部门的规划方案切合实际且符合业内预期。“到2022年,财产保险业要基本实现财产保险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均达标、风险综合评级均在B类以上,推动形成结构合理、功能完备、治理科学、竞争有序的财产保险市场体系”。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定量目标已不是财险市场改革的全部关注点,完善政策环境、推动保险公司实现高质量发展才是更精准的目标。而随着财险市场从根本上转型,量化目标也会随之实现。蓝图绘就,时机已来,财险业如同寿险业一样,应以壮士断腕之决心从过往粗放式经营模式,朝着体现消费者价值、助力社会治理、服务国计民生的方向加速转型发展。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