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专家访谈CURRENT AFFAIRS
专家访谈 / 正文
破局亚健康人群投保难 精准核保成“抓手”
专访前海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范伟书

  今年父亲节期间,在外打工的梁先生想为自己年事渐高的父亲购买一份保险产品,但由于老人家一直有高血压,咨询多家保险公司后均被拒保,这让他十分苦恼。梁先生的苦恼很多慢性病患者都有。长期以来,我国商业健康险产品的承保对象几乎仅限于“健康体”。而亚健康人群或者“非标体”,时常被拒之门外。

  在健康险市场日趋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受到政策激励以及科技力量加持,这个沉睡已久的市场被慢慢“唤醒”,“非标体”正在得到更多关注。在此过程中,再保险公司一直是站在直保公司背后的“技术”担当。近日,《金融时报》记者专访了前海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范伟书,探讨什么是支撑“非标体”精细化保险保障的硬核力量。

  不再“卖冰块给爱斯基摩人”

  虽然现在很多人嘴上喊着“躺平”,但身体依然在诚实地奋斗着。在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人们由于工作压力大、精神紧张等原因,容易患上各种疾病。世界卫生组织研究显示,我国符合健康定义的人群只占总人口数的15%,与此同时,有15%的人处在疾病中,剩下70%的人都处于亚健康状态。然而,恰恰是这70%的亚健康人群曾完全被保险隔离在保障之外。

  在美国再保险行业有着十余年从业经验的范伟书告诉记者:“我们称这为‘卖冰块给爱斯基摩人’。以前无论是保险公司还是再保险公司都倾向于为健康人群提供保障,因为他们未来的患病概率相对较低,承保起来更划算。所以其实我国以往健康险只是在做锦上添花的事情,并没能雪中送炭。”

  庞大的亚健康保障需求遭遇供给侧的严重缺失,这也反映出健康险市场这些年发展存在问题。范伟书坦言,各保险公司产品同质化程度高,“内卷”严重,导致健康险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要想对接巨大的市场需求,实现突破,需要与保险科技及健康生态相结合,提供符合需求与定价合理的健康险产品。

  从政策层面来看,做出改变的时机已经到来。2021年4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丰富人身保险产品供给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到“扩大商业健康保险服务覆盖面,提高重大疾病保险保障水平”。

  范伟书认为,监管部门的意图十分明确,就是要充分满足消费者多元化的保险需求,摒弃只为健康人群承保的传统理念。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针对亚健康人群投保、慢病管理的定制化保险将会有较大发展空间。

  科技使精准保障成为可能

  从供给侧来看,亚健康群体投保难,一个本质原因就是该群体有更为复杂的健康风险,对保险公司的风险评估技术要求很高。保险公司精算厘定费率比较困难,只好相对保守的处理,要么直接拒保,要么大幅增加费率承保。

  面对如此“痛点”,为何保险与再保险公司较此前更具驾驭“非标体”的能力?范伟书谈到,对于亚健康群体保障,过去的难点就在于无法进行精准核保和定价,很难有效区分亚健康群体哪些可保,哪些不可保。但近几年,随着行业累积了更多数据和经验,加之科技赋能下的新技术手段不断产生,这些都可以帮助保险公司更准确的了解投保人的健康情况,进而实现从高风险到低风险级别的风险识别和划分。

  在近期市场上不断涌现的“非标体”类健康险产品中,再保险公司也在后台发挥了突出作用。“从再保险角度来看,再保险公司实际上跟直保公司是一个紧密合作的关系,直保公司通常把相对风险不可控,超过自留额和波动性比较大的业务分配给再保险公司来做,因此更高层次的风险管理其实是再保公司的‘立命之本’”。范伟书说,再保险公司对此投入很大,就是为了形成承保亚健康人群的两大必备要素,即数据积累和前端医学研究。

  近几年,再保险公司通过与不同的健康管理公司合作,逐渐整合慢病管理资源,从而获得海量数据用于深度挖掘。另外,在前海再保险公司的人员构成方面,有30%是专业医生、精算师和专业核保人,这种科技力量的投入可能远高于直保公司,也成为再保险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在整个“非标体”保险产品研发过程中,核保无疑是关键环节。范伟书表示,目前很多互联网公司都主推智能核保,相较传统的核保方式,投保者只需回答几个问题,真实告知身体异常信息,几分钟就能操作完成。举例来说,假如你患有甲亢,系统就会问你“出没出现并发症”“甲状腺功能是否正常”以及“治疗的稳定情况”等。核保问题的设计和规划要识别度很强,才能对“非标体”进行精准风险分级,系统才会更准确地据此做出对应的加费承保、除外承保、延期或拒保等判断。

  范伟书认为,智能核保实际上弥补了线上健康告知“一刀切”的投保方式,本质上是与投保人建立了一个信息交流平台,让大家知道可以通过加费来解决部分带病投保问题,减少因“不如实告知”而引发的理赔纠纷。

  与“惠民保”形成竞合趋势

  近两年,在日渐丰富的亚健康保险市场中,“惠民保”产品以其承保门槛低、范围广、价格低等特点迅速在全国走红。如此火爆的增势也对百万医疗险的市场份额造成一定冲击。根据测算,“惠民保”承保人已逼近6000万人次。由于参保人员高度重合,2020年侵占了百万医疗险超过30%的市场份额。

  尽管如此,对于“惠民保”与百万医疗险的“相处模式”,范伟书认为不是竞争,而是竞合。个人医疗险市场分低端、中端和高端,“惠民保”衔接基本医疗与商业健康险,属于价格实惠的中低端医疗险,其意义更多在于以零门槛的投保条件使得被健康险拒保的群体可以从中获得较高额度的医疗保障。相较而言,百万医疗险则属于中端医疗险,目前大部产品仍然不支持“带病投保”,不过在免赔额、报销比例、保障范围,尤其是增值服务方面更具优势。

  “实际上‘惠民保’与百万医疗险定位的目标群体是不一样的,后者偏优质,前者更包容。保险公司与再保险公司通过参与‘惠民保’产品开发,能够获取更多来自医保局层面的数据,这对其研发新产品有很大帮助。”范伟书说道,未来,我国可能会形成从医保到“惠民保”再到百万医疗险无缝对接的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但是真正把百万医疗险做到广泛覆盖“带病体”还需要一段时间。

  采访即将结束时,范伟书满怀信心地对记者表示,前海再保险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唯一一家国有再保险公司,早已把服务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纳入公司的中长期规划中。着眼于健康险业务的发展,目前公司正在建立“保险+医疗+医药”生态圈,整合香港、澳门等地的优势医疗资源,提供适合大湾区人群的定制化产品的再保险方案,真正把实惠带给更多投保人。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