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聚焦CURRENT AFFAIRS
行业聚焦 / 正文
慢病保障需求井喷 健康险与健康管理加速融合

  策划人语:

  近日,“120万元一针抗癌药”的新闻火遍网络,其背后意味着保单、就医、用药、支付等围绕健康服务一系列环节要打通。近年来,从曾经火爆的百万医疗险到遍地开花的惠民保类城市定制型商业医疗保险,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提升以及健康管理意识的逐渐增强,拥有一份商业保险保障被更多地纳入大众的健康管理计划中。国家层面,医疗卫生体系发展理念也已经从“以疾病治疗为中心”向“以健康促进为中心”转变,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日前联合中国健康管理协会发布《保险业健康管理标准体系建设指南》提出“到2025年,初步建立健康管理标准体系”,此举为商业健康险与健康管理的进一步融合打开了空间。本期报道围绕上述话题展开分析,敬请关注。

  在如今,虽然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购买重疾险、百万医疗险等健康险产品,但其实没人希望自己能“用得上”,更多期盼的是一份风险保障、健康无忧,这就凸显出健康管理的重要性以及健康险的价值所在。

  自2016年“健康中国”上升为国家战略后,我国医疗卫生体系发展理念从“以疾病治疗为中心”向“以健康促进为中心”转变。近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联合中国健康管理协会发布《保险业健康管理标准体系建设指南》(以下简称《指南》),提出“到2025年,初步建立健康管理标准体系”的目标,这让商业健康险与健康管理的融合继续提速。

  慢病风险保障需求旺盛

  商业健康险作为社会保障的有益补充,拥有很大发展空间。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激发人民健康保障意识进一步提升。2020年健康险保费收入明显高于其他人身险险种,达到8173亿元。

  而在旺盛的健康保障需求中,慢病特殊群体正在受到更多关注。数据显示,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群高血压患病率高达58.3%,糖尿病患病率高达19.4%,75%以上的老人至少患有1种慢病。不仅如此,慢病还有年轻化趋势。慢病人群保障需求持续释放,医保基金的支付压力越来越大,我国慢病导致的疾病负担已占总疾病负担的70%。

2020年健康险占比人身险保费逐年提升达24.5%

  在中国健康管理协会常务副会长任国荃看来,健康险不是简单的购买和支付理赔的经济关系。买保险是为了遇险得到及时的救助和补偿,但不出险或少出险才是最理想的效果。因此,健康险不能仅盯住“病”,而应以人的健康维护为中心,强化保障力度,优化保险范围。针对不同人群的不同需求,在疾病预防和康复上做文章,为购险者提供良好的健康保障。

  近年来,在政策导向、市场发展及技术进步等多重因素推动下,保险公司开始开拓健康管理业务,将健康管理服务融入健康保险产品中,提高保险服务质量,同时提升用户体验。这也让“非标体”无险可投、频遭拒保的尴尬状况发生了转变。甚至由于需求大、投保人意愿强烈,慢病人群成为各大险企争夺的新目标。

  健康管理成“吸睛”利器

  据《金融时报》记者观察,不少险企布局大健康产业都瞄准了“非标体”慢病人群,健康管理服务成为“吸睛”利器,“保险保障+健康管理服务”更是民众新“刚需”。

  在中国平安2021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平安集团联席首席执行官陈心颖在回应寿险改革问题时表示,在产品方面,未来商业保险的主力购买人群是中产阶级,公司在创新产品的同时,差异化竞争优势将更多体现在服务上,其中“保险+健康管理”是重要方向之一。比如,平安人寿打造的“平安臻享RUN”健康服务计划,提供健康管理、亚健康管理、慢病管理、疾病管理等场景下全方位的健康管理服务。

  另一家保险公司泰康人寿,依托大健康服务体系布局,协同整合外部医疗资源,搭建健康服务网络平台。公司将传统保险、医疗实体以及现代健康管理服务理念有机融合,通过健康体检、干预、咨询等服务,帮助消费者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降低疾病风险,减少高昂医疗费用支出。

  有效的健康管理服务不仅能提升客户黏性,还能显著降低赔付支出,提高公司盈利水平。险企也会从被动的支付方转变为健康管理者,深度介入医疗服务和治疗决策中,实现对于健康管理全流程的掌控。

  记者梳理发现,现阶段保险公司推动健康险与健康管理融合发展的主要方式有通过股权投资设立健康管理机构直接进行健康管理,或者通过与医药企业、生物技术企业及医疗机构合作,获取健康数据及技术支持,将健康管理服务与健康保险产品结合,提升健康管理服务能力。

  此外,保险公司推出的健康管理服务,大多涵盖了消费者最为关心的医疗资源所覆盖的三甲医院数量以及就医门诊预约和住院服务,在诊疗环节提供具有专业背景的优质医生团队或营养师和健康管理师,针对慢病的筛查及预防、制定方案和治疗跟进的全流程服务。

  距离目标实现还有多远

  2019年11月,银保监会通过了最新修订的《健康保险管理办法》,首次将健康管理以专章形式写入,新增条款明确鼓励保险公司将健康保险产品与健康管理服务相结合,并将健康管理服务成本从原规定的12%提高至20%。

  2020年初,银保监会等13个部门就联合发布《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鼓励保险公司将健康保险产品与健康管理服务相结合,并提出“力争到2025年,商业健康保险市场规模超2万亿元”的目标。同年9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规范保险公司健康管理服务的通知》,要求各机构在健康管理服务上做出成效。可见政策端已经将保险行业的“健康服务”属性放在了更重要的位置上。

  此次《指南》的落地更使保险业的健康管理标准化服务有了实操依据。该文件定义了标准化的健康管理产品,为健康管理服务和产品评估以及合格服务商的评价建立基础。同时,在关键疾病健康管理标准部分,《指南》还充分考虑了健康管理服务的医学专业性要求,针对“肿瘤”和“慢病”两个保险业最为关注的疾病领域,制定出不同细化类型的健康管理服务标准。

  在一系列政策引导下,怎么能让保险公司实施健康管理服务,听起来不再像个“噱头”,行业距离“初步建立健康管理标准体系”的目标还有多远?

  “目前来看,险企做‘健康管理’仍面临着同质化现象严重、客户细分程度低、服务不深入等挑战,”。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周瑾表示,消费者对健康管理服务的感知并不明显。这背后,一方面是国人传统上为服务买单的意愿还比较弱,对付费服务模式需要逐步认可,需要一个市场培育过程;另一方面是保险公司的健康管理服务,会引起部分客户对个人隐私数据泄露或滥用的担忧,这需要监管机构去监督和规范。

  全国政协委员、原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认为,健康险服务链接整合难度巨大,与政府合作创新模式亟需探索,国家卫生健康管理部门在激发医疗数据价值方面的职责和作用有待进一步明确和加强。周延礼建议,构建医疗行业数据信息共享平台,并鼓励保险机构与公立医院进行深度合作。

  健康险担起保障国民健康的职责被寄予厚望,健康管理服务理应与之共同成长,通过加速产品供给、拓展服务范围不断孕育出更大市场空间,真正让人民享受到有获得感的健康保障。

责任编辑:原健凇